视频专区 国产精品 国产自拍 无码专区 欧美性爱 熟女人妻 强奸乱伦 日韩无码 欧美精品 伦理影片 人妻系列 动漫精品

图片专区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GIF动图 巨乳美乳 女同性恋 动漫精品

小说专区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仙幻奇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教师学生 中文字幕 大秀视频

首页- 经验故事- 处女的疼痛花蜜

处女的疼痛花蜜


  第一章  疼痛花蜜

  千代是一位非常具有日本味道的温柔女性。柳眉、樱桃小嘴,衣裙总是紧紧靠在一起,雪白的粉颈却十分吸引老作家-吉田茂三郎的情欲。

  尤其少女那清纯处女的年轻气息,弹性有致的腰部曲线,就连吉田那即将老去的阴茎,也被勾引得昂首翘立。

  千代今年十九岁,吉田五十八岁。他今天特别期待要一探处女膜之奥妙。

  吉田那双老而皱的手,正等着千代从走廊过来时,要搭住千代的肩膀。千代反射性的逃避,可是吉田已经用丝带绑住千代的两只手,他的一只手滑入千代的温热身体内。

  他用指尖拨弄着处女那丰满、富弹性的乳房。少女拼命反抗,柳眉横竖,目瞪着吉田的脸。像似喷火般的吉田,早已将炽热的双唇掩盖在少女可爱的唇上了。

  「不要…请不要…开玩笑…放开我…」

  千代被男人的两只强劲有力的臂膀紧勒在身上,不仅脸颊而已,连嘴唇也紧紧贴在男人的身上。

  千代早已失去理性了,甚至连心智也丧失了般,她丝毫不加以抗拒,只是任凭男人的摆布。

  吉田一得逞,如野兽般的情欲燃烧起来了,他轻轻地抱起少女,回到自己的房间后,顺手锁上门。他把千代抱上床,吉田边露出微笑,边撩起少女的衣裙,眼睛虎视耽耽地瞪着少女的玉门,他用食指插入裂缝内搓揉起来。

  但是早已硬举的阳具,已经等待不及了,瞬间他骑在少女暖而柔嫩的处女腹部上,更是用力的搓揉少女的裂缝。此时他按奈不住心中的欲火,正想一举插入处女的秘境之际,娇羞不已的处女,突然跃起身子坐起来。

  「不行、不行呀,啊…夫人看到了,就糟了,不要不要,请放开我…啊…」千代像是一只被老鹰抓住的小鸡那样,心跳着,眼睛泛着泪珠儿,她乞求对方怜悯,可是反而激起男人的性欲。男人的一只手解开裤子的钮扣,露出扭跳、勇猛、巨大的紫色阳具,他瞬间已经剥下女人的三角裤了。

  此时,少女芳香的玉门,就像蔷薇绽放开来,男女的肉体互相挣扎,好不容易男人已经紧紧地压住女人的身体。瞬间之后,处女绝望似地停止挣扎,她对自己的快感早已恍惚掉了,顷刻间臀部浮起来,她默默的自己脱掉内裤。

  处女的牺牲充满了维纳斯女神的愤怒,奉献在男性淫欲的面前。

  可爱的处女腿间,丰满而且纯洁的肉峰描绘着白玉的弧、娇羞、宽广的溪谷之间,漆黑密林正窥探着神秘的红色洞窟。

  啊…白雪的丰满,像面包般二片圆柱间,生长着茂盛的嫩草,像含羞待放的粉红色花瓣般,十分可爱。

  中央的谷间,隐藏着欢乐之泉,令人悲伤的裂缝前端露出令人爱不释手般的果实薄膜,那是神圣的玉门关关卡,亦即坚守通过子宫口的关卡。吉田颤抖的手,轻轻地拨开玉门关的门扉,正要插入。

  「啊、啊,不行,我…我…我好害怕…怎幺办…啊…请放开我…请放开我…」男人更是不停的,用力搓揉着裂缝。

  「我…喜欢你,请让我爱…好…好…好不好…好吗…给我…」他边说,边把红红的大阴茎握在右手,用力挤压在玉门关的入口处,好像妖魔般的阴茎正期待已久,想要一窥这处红白、红黑争奇斗艳的秘境。

  「嗯…啊…唷…嗯,来吧!」

  男人发出美丽的浪吟声,处女的贞操坚硬,不容易被裂,每回用力压,女人的双股总是闭得更紧。

  男人故意把龟头放在玉门上熨烫几下,然后女人发出美妙的呓语声,她身体扭曲起来了。男人沈重的身体压在柔软的乳房,千代甜甜的嘴唇,被啾啾地吸吮着,千代露出快乐的表情,眼睛发出春霞般的光茫。

  啊…多幺令人满足的花园呀!简直是天国般的桃花源境,接着两人已经渐渐进入浑然忘我的阶段。

  男人的手指在那茂盛的阴毛处流涟忘返,嫣红般的穴肉,销魂般的裂缝孕育着色情,玉门之穴,似乎在欢迎有人来开启门扉。

  此时,裂缝中已经露出泪水般的淫水了,那是爱抚之后流出来的爱溢。千代高兴得露出淫欲之神情,爱的玄关膨胀得像小面包般,浮水流出,小阴唇也变了先前的粉色、膨胀、肥厚,已经露出玉门之外,正是交会的最佳时机。

  男人早已按奈不住内心的搔痒,他握住那只巨大的肉棒,全神贯注地顶在肉体的门口,用力抱住千代那富弹性、丰满的臀部,于是猛一压,紧紧地重叠在女人的身上。

  「嗯、嗯、嗯…这样子是吗?这样子吗?」

  千代扭曲着脸,全身扭曲…

  「啊…啊…我…我不知道怎幺会…啊、快…快…快插入…快…老爷…我…我已经受不了…」用力挤压,玉茎的威力淩辱着柔软的处女,少女发出凄美的悲呜声…「啊…哦…唔…嗯…」

  纯洁般的肉体扭摆着,千代的处女膜瞬间,就像在众所期盼之下,像撕布声般的裂开了,为阴茎开启一道突击路。鲜红的玫瑰花瓣,滴出羞耻般的血溢,白色的床罩褥湿了几滴鲜红的血液。

  「破了、破了…我好高兴哟…我撞破了处女膜了。」吉田因为太高兴了,突然得意忘形。他摇摆着臀部,抬起千代的两只大腿,把腿抬到自己的肩膀,像抬着神轿,一面喊着「嗨唷…嗨唷…」的扭摆。

  「啊…我…不行了…啊…我不行了…哦…哦…」千代拼命扭曲着身体,紧紧地抱住男人的背部。

  「嗯…嗯…」

  早已经淫水的千代,已经进入如癡如幻的恍惚中,处女的气魄早已魂飞四处了。但是,未必有性感的感觉。她不知自己在做什幺事?又羞又愧,又害怕,像呆掉了般,疯狂、悲伤到了极点,完全失去了神智。

  处女膜的鲜血滴落下来,男人看到处女膜了,那种沙文主义般的虐待狂突然唤起,他更是极尽扭摆,像似要把千代整个人吞下去般。

  他抓住阴茎,用阴茎的尖端轻轻地顶戳着女人的阴核,手则不停地搓揉那可爱的乳房,千代快乐得欲仙欲死。

  「啊…啊…像火团的东西…啊…太美了…太美了…快…快…插进去…快…快…啊…太美了…太美了…」千代全身扭摆…

  吉田故意挑逗似的搓揉着小阴唇的边缘,故意不插入,只是上下、右右巧妙的爱抚,吉田对于奸淫到少女,心中的快感更是无法言喻,阴茎已经膨胀到硬、肿、热烫的最大限度,虽然还没有正式交接,但他的兴奋程度已经达到一半了。

  阴茎只在阴核和小阴唇周围搓揉几下,千代已经受不了。她浪叫的说:「太美了,太美了,快…快插入。啊…吉田快插入,用力深扭!」千代忘了羞耻,伸长手腕,紧紧地握住玉茎的根部,腰部顶得高高的。吉田的大而热龟头,一口气直插入玉门深处。千代两手紧紧抱住男人的腰部,呼吸急促。

  他的膝和肘重叠在女人的身上,两手紧紧抓住女人的头发,一心不乱地上下扭摆腰际,女人也不断地浪声四起。

  「啊…啊…停…停…啊…好大的阴茎…在我的体内扭动着…啊…嗯…唔…噢…好美…好美哟…」

  现在,吉田也受不了,两手绕在女人的腰后,像在汤秋千那样,扭摆抽送起来。

  阴茎的尖端就像热气球那样反弹,流出湿而滑的透明液。千代浪声大叫,淫水溢出就像洪水泛滥般湿淋淋的,阴茎则在湿滑的洞穴中来回抽插不已。

  吉田也酥痒无比,他用力抽送,喘气声加速…

  「来吧…哦…太美了…我快丢了…」

  阴茎直撞圆圆的子宫口,那种舒服感痛澈心肺般,阴茎直撞子宫底部,一阵酥痒、一阵痉挛,男人的精液瞬间像洪般。千代紧紧抱住男人的臀部,用力抬高臀部,脸歪曲,露出喜悦声说:「啊…我…我也要丢了…再…再用力…我也要丢了…啊全身麻痹…啊…好美…好美哟…」

  腰部上下扭摆,整根阴茎像是吞没到玉门内,连最后一滴精液也滴乾了。女人的子宫深处,也露出白色粘粘的甘露,玉门穴中男女的精液混合起来,二人的阴毛又湿又黏,的淫水中从女人的阴门裂缝中溢流而出。

  男人在交合过后的悲哀是形成虚脱状态,精神虽稳定了,可是全身却一动也动不了。女人摇腿颤臀、如癡如梦,简直就像地狱中的淫兽,早已经失去女人的矜持了。

  人生最大的喜悦是羞愧、可笑、悲苦过后的痛快。

  欢乐之极哀伤也会接踵而至,色即是空。淫乐之泉,使两人在喝过之后更觉得寂寞,他们全身摊软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第二章 伯爵未亡人

  吉田夫人是个四十二岁,戴着眼镜的高雅女士,在眼镜的尾端处,却隐藏不住她那双虚荣的眼眸。

  女人爽朗、健谈。走路时,肥厚的脂肪块也跟着抖动起来,她带着好友德田伯爵未亡人来到玄关。女人厚唇,眼尾松弛,长久沈溺在淫蕩生活中,全身肉体内充满着男人的精血。

  「对方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可是,对方长得怎幺样?我看你是相当上道的人,哦呵…哦呵…」「啊…别开玩笑了,我每个星期日才做一次,每次都令我欲仙欲死的。哦呵…」「啊…不得了…你老公回来会找你玩…」

  「哎呀…糟糕…喂!千代!去哪儿呢?」

  二人进入玄关。

  楼下传来热闹的笑声,于是,吉田匆忙地拔起湿滑的阴茎,用女人红色的腰带慌慌张张地擦拭过后,千代一跃坐起。因为她听到夫人的叫声吓了一跳,她忙着穿好衣物梳理一下头发,下楼去了。

  吉田也睡不着了,他起身坐在书桌前,读书。

  『查泰莱夫人的情人』那是他的学弟,一位不太有名的翻译作家,要吉田替他写评语。

  如此理智性的文章,青少年怎幺会看得懂呢?不能领略的东西,难道就会变成猥淫的小说吗?难道自己每天性交就算淫猥吗?

  可是,性乃是人之常情,所以不管是色道或女道,都可说是人道。不管是人道主义或自然主义,交合乃是自行之道。

  吉田有了不同的想法。

  他使女千代破了处女膜,虽然感到很刺激、很快感,可是想必这时的千代还会酸痛,而且不知道会不会挨太太责骂,他愈想愈担心。

  来到楼下的会客室,德田夫人暧昧的笑着。

  吉田腆的向德田夫人打完招呼,随便讲几句话后,他看到德田夫人那诱惑人的双唇湿湿的,以致令他幻想着女人膨胀的玉门,他匆忙地瞟了一眼,当然德田夫人也不可能没看到。

  夫人似乎假借某些理由,想要住下来,并且渐渐把话题说到自己的亡夫。吉田叫千代拿威士忌过来,当夫人喝过几杯之后,就连自己的闺房之乐,也淘淘不绝地聊起来了。逝世了的伯爵是位颇富名气的绘画家,也是位有名的花花公子。

  他不知摧残了多少模特儿的处女膜,他也以此为乐。可是他每玩过一个后,就丢一个,而且他十分喜欢口琴等乐器。

  吉田夫人问说:「擅于吹口琴的人和喜欢女人,有什幺关系?」「呵呵…为什幺?夫人…呵呵…吉田先生您说?」「啊哈哈…」

  吉田大声笑起来,伯爵夫人也觉得十分可笑,她把嘴唇压在袖口笑着。

  吉田夫人终于生气了。

  「好过份的,连你也骗我,今晚我不理你了!」「夫人,我…我去準备晚饭,请慢慢聊。」

  「老公!你可别乱说话啊!」

  吉田夫人出去了,吉田靠近夫人,握住夫人的手,夫人看着他,紧紧握住靠近了,夫人鲜红的玫瑰双唇,像流出血般的战栗,他吻着茉莉花香味的夫人的头发。

  当天夜晚,吉田夫人把女中千代叫进自己的房间。

  夫人只穿着一件内衣裤躺在床上。瞬间,内衣、内裤也脱掉了,全身赤裸,她要求千代替她按摩。

  千代虽是同性,可是看到夫人那雪白的腰枝,娇羞般的乌黑耻毛和圆滚滚的美丽乳房,她有些晕眩了,不由得眼睛往下看。可是不得不照着夫人的指示,搓揉起夫人的侧腹和臀部。千代的手有些犹豫不好意思。

  「更下面,下面,不是,再下面!」

  千代用力搓揉夫人的丰满臀部的裂缝。每搓揉一次,她就看到由臀部裂缝露出二片像贝壳般的皱折。

  夫人伸手抓千代的手,让她握住某样东西,仔细看那是什幺东西,原来是龟甲等制成的粗短角物,尖端圆而弯曲,中间则中空。千代白天见过吉田的巨大阳物,此时有点不好意思,满脸胀得通红。

  「千代,不好意思,你用这个东西替我插裂缝?」「为什幺默不作声?你不做,我替你做好了。」夫人起身,紧紧抱住千代,吸吮千代那可爱的唇,然后顺手把千代推倒在床上。

  「千代,我喜欢你,来吧…替我吸吮。」

  「可是,夫人…」

  「那我们一起做吧。」

  「可是,我们同样是女人…」

  「女人和女人也可以呀,所以我说要利用此物。」千代还是不太愿意。

  夫人终于生气了,她要千代脱掉衣服。千代心想我的身体这幺美,我又年轻又漂亮,所以愈想愈犹豫、愈害羞。夫人伸手拍打千代膨胀的臀部。

  「啊,好痛哟!痛!夫人请原谅。」

  「你会听话吗?」

  夫人抱住千代,用手拨弄着千代的阴蒂,一只手搓揉乳房,抖落着腰际。

  「啊啊…太美了,女人和女人之间的游戏。莎翁玩这种游戏比做诗还行呢,千代你的处女是我的。」

  夫人的乳房放在千代背上揉磨,用柔软的羽毛刺激着千代的臀部和下腹,巧妙地搓揉乳头和阴蒂,千代呼吸急促,汗流浃背。

  「出来了吗?」

  夫人直接把千代推倒在床上,令千代的两手顶在床上,使上身撑高。夫人把龟甲爪型的东西塞入千代的玉门中,而早已破裂的处女玉门,已经流出淫水了。

  但是,夫人丝毫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公已经替千代破瓜的事情。

  处女被夫人强奸已经到达极度高潮了,她又让千代仰腰,然后把自己的身体紧紧密贴在千代的身体上。她们互相嘴对嘴吸吮着,大大的臀部摇摆不停。

  吉田从钥匙孔听到两个女人的浪叫声,他十分受不了,内心酥痒不已,真想撞进去。

  可是门锁着,令他无法进去,所以他突然想趁此不如和伯爵夫人玩一下子。于是,吉田一副醉翁之意不在酒般的笑起来了。

  第三章 猛烈的奸淫

  有求必应,德田夫人的房间没有上锁,而且是开着的。她仰卧着,一只手插到三角裤内,眼睛瞇成一条细缝,正沈溺在手淫的快感。可是当她看到吉田进来时,她吓了一跳坐了起来。

  吉田微笑着,他凑近夫人的身边,闻到夫人的脂粉香、茱莉花香和体味,又碰到夫人的柔肌感触,和芳香,他已经全身兴奋起来。

  吉田抱住夫人,他十分慌张,紧贴在夫人的耳边嗫嗫私语说:「夫人…我…我要。」他微笑着。

  夫人暧昧地抖一下身体说:「我知道了。」

  于是夫人的手伸到吉田的裤内,拉出他那又大又硬且热的上翘阴茎。夫人喜孜孜的把脸颊靠在吉田的脸颊上,然后激烈的拥吻,吉田也伸手抚摸夫人的身体。

  德田夫人在十年前成为未亡人,今天她才三十六岁,所以她可以说已经许久没有得到性满足了。这时候,两位女人甜美的奸淫、欢喜的呻吟声不断传来。

  「来吧,我要脱光衣服。」

  女人下床,在房间内脱掉睡衣和内衣裤。瞬间,已经露出雪白、曲线分明有致的曲线美,简直像是个唯美的维纳斯女神。

  膨胀、隆起的臀部、乳房,乌黑、茂盛的耻毛,尤其在微暗的灯光照射下,更显得成熟、诱人。

  淫蕩的微笑和微暗的灯光照射,成更深的影子。夫人自信的靠近吉田,用力压倒吉田。

  「哦、甜心,夫人!你真美。」

  很像荣井一郎的演技,夫人兴奋地紧紧抱住他。

  「太好了,可是对夫人不太好意思。」

  「有什幺不好意思。」

  「你不怕太太吗?」

  「怕什幺?她正在取乐呢?」

  「啊,今晚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夜晚。」

  「但是,不要成为最后的晚餐!」

  女人温柔地脱掉吉田的裤子,她躺在吉田的身上,跪下来。夫人用手指拨弄着自己的红玉,由于深知男人,脂肪过多的乳房、腰以及大阴门,都是如此令人陶醉。

  充满幸福的肉体,阴户胀得像面包,淫液就像水蜜桃汁般甜蜜可口,两人均已沈溺在此爱的深渊里,曾经沈溺在淫乐之泉的男人,可以说不胜枚举。

  夫人雪白般,柔软的指尖已经滑入他的股仓内,温柔地握住他那膨胀的阳物,然后有节奏性地上下搓揉、抽动。红紫般的玉茎,正任凭夫人的巧手摆布着,此时已经变成热、硬、膨胀,堂堂的阳根成为象徵性。

  「吉田先生,吻我!」

  夫人瞇起淫乱的眼睛,唇中露出渴的样子,说话时,女人的手指仍然不停地爱抚他的阴茎。

  吉田也已经受不了,他伸手抚摸夫人白色的股间,接下去是寻找桃花源的秘境。

  「不行,还不可以,手太脏了。不行!我的穴肉很调皮。」大而膨胀,正在求爱的乳头和乳房,压迫在他浓密的胸毛上,淫蕩的臀部张得大大的。

  夫人紧紧抱住吉田的下半身,并且压在自己的股仓中。

  然后,淫乱女兽般温柔的肌肤触感,直把吉田内心中的淫蕩的血液热起来了。吉田露出想哭的表情,他吸吮着夫人濡湿的朱唇,吸吮着夫人甜美的唾液,吸住她的舌,几乎已到了高潮点。

  东方人的古典做爱方式说,草率的性交,不如湿濡、温柔的接吻!

  「啊…太可爱的男人!是我的宝贝!我的马!」夫人得意忘形般地呻吟,大声叫着。

  男人像似在吃奶般吸吮着乳房,真像淫欲的野兽!男人的舌头啾啾不停地吸吮着,夫人的呼吸声音加速。

  美丽的淫肉不断地颤动着。

  「太美了,太美了。我受不了,快做吧!我不管那幺多了,啊…太美了,太美了,爱我吧,占有我吧!永远、永远爱我吧!哦…哦…」疯狂的淫妇的两只大腿张得好开,几乎连子宫口都可以见到,正欢迎老练的一寸法师探寻。

  无底洞的泥沼中,发出啧啧的响声,就像秘密的月宫殿!就像阴山的玄杯内,露出来牙的虎口,含着红头的侏儒,已经陷入淫乐的深渊。

  此时,夫人再度发出娇嗔的浪叫声,她说:「哦…太美了…哦…太美了…啊…嗯…哦…好哥哥…你真行…再深…再用力…对…再用力捣烂它…啊…啊!」吉田用手指捕捉住女人的原子核,进入玉穴的秘帐内,探寻湍流不息。当他静静的在肉体之内消遥。到达月宫殿寻春时,往来春宫的玉扉,左转、右转。爱的小夜姬,滴滴答答地露下春雨,紧紧地抓住红莲的天马,此时万马奔腾,玉门关的闺怨中有忍泣的春水,溢流到门前。

  「等一下,你的红马还没进我那紫色的马小屋内,我…我一直在等,等你,稍…稍微休息一下吧!」

  说完夫人一跃而起,让男人仰睡,把自己姣好的脸庞挟在他的股间。

  「抱歉!我想吻你的鸡鸡…」

  说完,夫人那鲜红的嘴唇,已经凑了进去,她从龟头的顶端起温柔地吸吮着,搓揉、摩擦着。当男人酥痒难忍得摇腿颤臂时,一时痒从龟头生,吉田终于一次、二次射精了,男人淫乱的精液的奔泻而出。

  此时,两人身体颤抖般的快感,疯狂般的淫欲之火,燃烧着男女肉体。夫人全身变成淫猥的女兽,她骑在吉田的腹上,握住男人的阴茎,纵欲般的吸吮着,大幅振动。

  鲜红的石榴的阴裂,玉锋尖到底部,热、快地自由奔放,上下左右斜十文字,千钧万马直撞子宫口。

  夫人打从心底发出狂欢的声音,露出狂怒的天拘鼻子狂笑的多福的口,连最淫乱的声音都发出。

  第四章 兴奋剂学生

  家里寄宿了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学生,叫赤松哲夫。他由于兴奋剂中毒,以致脸色苍白、瘦削,两眼凹陷。

  事实上,白天,他曾看到吉田先生和女交合的情形,他看在眼里十分兴奋。

  他虽然还保有童贞,但是已经达到极度的性妄想,所以他十分想和千代交合。

  于是等到当天夜里。可是一到晚上,千代就消失在吉田夫人的门中,门也上锁了,所以只能从钥匙孔看了一下,结果吓了一跳。

  女人和女人之间的秘密游戏,居然能令人如此销魂。他压抑住勃起的阴茎,终于回到自己的房间。此时神经又恍惚、酥麻起来了,他的毒废再度发作。

  于是从抽屉内取出注射器,完全没有消毒,装入兴奋剂,注射在大腿上,瞬间表情恢复生机。

  接者赤松哲夫又偷偷回到夫人的房门口,这回他发房房门没上锁。

  吉田夫人和千代用一个爪型,互相搓揉,吸吮着乳房,膨胀,隆起的臀部猛烈的摇晃着。

  在两人游戏之中,白天被吉田射入精水的千代阴门内,此时正和吉田夫人的阴水综合成一片。被吉田的阳物沖破的处女膜,此时滴落鲜血,吉田夫人的肚脐到臀部之处,早已沾满鲜血了。

  「很不舒服,怎幺会有那幺多淫水呢?」

  吉田夫人的话令千代紧张起来了,她急忙用手帕拭乾股仓,脑袋一片空白,专心沈浸在爱抚之中。

  也许是第六感吧!夫人跃身而起,歪曲着脸,愤怒地说:「千代,你在我出去时,和老爷做过吧,讨厌的女人,嗯…我讨厌你,竟然偷我老公,我真…真恨你。」夫人用腿踢千代,千代赤裸身体从床上滚落下来。她一坐下来,拿着衣服慌慌张张地逃出去,此时与在门外偷窥视的哲夫撞个正着。

  「千代!你给我好好记住。」夫人大声叫道,千代和哲夫各自逃窜回自己的房间。

  千代虽然精疲力竭,可是对吉田老爷的交合仍然回味无穷,尤其老爷那强壮无比的阴茎,她真想再一次和他好好交合,不…真希望每个晚上都能在一起和他交合。

  吉田夫人未回到丈夫的房里,心中妒火中烧,她气急败坏地,就像紫色的幽灵般来到伯爵夫人过夜的房间前。

  她从钥匙孔窥视,看到德田夫人的乳房摇晃不停,正被吸吮着。

  雪白的两个身体重叠在一起,发出甜蜜的浪声。

  夫人似乎沈醉在性欲的欢娱中,头昏眼花,而夫人的丰盛的阴户早已膨胀得像面包那样。吉田被夫人压在下面迎合着夫人的扭摆、抽送,这种光景胁迫着夫人的视神经。

  此时,她不仅气愤丈夫白天玩弄女千代,而现在又公然和自己的好友德田夫人在搞,熟可忍,熟不可忍,她除了嫉妒之外,又感到耻辱,那种对朋友的信赖和友情,完全被遭塌涂地。

  怒火和嫉妒之情令她脑中的血液逆流而上,瞬间像似要爆发般。

  而另一边,丈夫和德田夫人此时已经沈醉在如癡如梦的淫乐秘术之中,两人变成兽欲之囚。

  窥视着的夫人似乎忘记了嫉妒和憎恶般,她突然也把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的脱下来。

  而一边的哲夫,突然看见夫人全身赤裸着,站在德田夫人的房门口。

  他以为自己是否兴奋剂发作胡思乱想,怎幺连那幺高雅的夫人,也会露出那种浪态。

  哲夫被夫人的浪态刺激,此时真想一把抱住吉田夫人。于是,他悄悄地走近夫人的背后,那种刺激使得他的阴茎渐渐膨胀,终于他忍受不了的解开钮扣,他突然站起来掏出阴茎,悄悄地抱住夫人的臀部。

  夫人在微暗的阴影之中,歪曲着脸,反射性的要逃避,但已经被一股热而硬的肉棒子,从屁股裂缝中插入了。

  她知道逃避无用,所以脸上露出微笑,眼神示意哲夫可以任由他做,哲夫就像追一匹牝马般,露出接受的手示。

  「这里,不行。同房去吧,哲夫。」

  「是吗?谢谢…请…」

  他边说,边偷窥钥匙孔。

  「不可以看。」

  「可是,我也看过夫人做好事的情形,所以我想参考看看。」此时,房内的女人坐上来,肥大的臀部膨胀,摇晃得十分剧烈。而男人的阴茎也膨胀得几乎要喷射出精水般。

  夫人急忙抓着哲夫的手,消失在自己的卧房内。

  「丈夫玩他的,我玩我的,贞操是男女同样的。现在已经废除通奸罪了,目前的女人仍然受到旧的社会道德束缚,女人总是受丈夫、翁婆虐待。我是个新女性,我有权爱我所爱,我与卖身的女人不同,就连德田夫人如此高雅的女人,不也偷了我的丈夫吗?我太傻了!她居然敢全身赤裸压在我丈夫的身上…」

  虚荣的贵妇人,突然化身成为淫蕩的妖妇,她露出雪白的臀部,顶高臀部,趴在床上。

  「快…快…」

  哲夫的脸颊落在夫人的腰部,手触及夫人下腹,搓揉着夫人那乌黑,茂盛的阴毛。

  此时,哲夫那童贞的阴茎,就像纯粹的火肉棒,他极欲把肉棒插入夫人臀部的裂缝。于是,他用一只手抓住阳具的根部,即将捣龙探穴。

  夫人发出呻吟声叫着说:「啊…那里、那里…快…快…插…快…」哲夫那雄伟强壮的热情铁棒比吉田还要棒,对于弹性十足,愈美的火门是不容易插入的,他喃喃自语的,用力顶住夫人的阴门,而夫人此时兴奋得急速呼吸。

  哲夫只抽送不到二十下就射精了,因此,瞬间阴茎就像气的气球。

  哲夫走出房门,在走廊遇见千代。此时,夫人的房门传来扣上锁的声音,似乎已经出门了。

  「什幺声音呢?」

  「不…是吉田先生和德田夫人胡搞,夫人吃醋了。」「什幺,老爷和德田夫人。」

  千代也咬牙切齿的…

  想回到屋内的千代,哲夫从她的背后抓住说:「千代,我好久以前就喜欢你。」「放手,放手。」

  「你和老爷也搞过是吧?我知道,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就告诉夫人,我亲眼看见的…」哲夫的兴奋剂发作,脸色苍白,呼吸急促…

  「哈哈哈…老爷太差劲了。你真傻…你想抢走夫人的老公,你真是太天真了。被老爷夺走处女贞操,你一点也不生气吗?」

  「可是他很温柔又爱我…」

  「被当做玩偶般…这是处女的恋恋情结,但是,你最好死心了吧。老爷是德田夫人的玩物,现在他们正在寻乐当中呢…」

  「…」

  千代羞愧、愤怒得脸胀红了,她正想回房。哲夫抓住她的袖子。

  「怎幺样…和我一起…怎幺样?到我房间去…」千代无奈地进入哲夫的房间。

  第五章 恋爱是坟墓

  第二天早晨,夫人到女的房间。

  房间没上锁,当她进去一看,床上一片零乱,打开抽屉一看,有本日记。

  「X月X日。今天是一个伤感的日子,被老爷夺去处女膜的日子。我又羞又后悔又高兴,那种心情实在很矛盾。老爷说他爱我胜过爱夫人,女人的好胜心作祟,令我十分高兴。但是一想到会被夫人骂,我的心情就沈重起来了。」夫人看过之后,咬牙切齿的把日记本劈哩啪啦撕烂了,顺手一丢,然后又捡起来,放进口袋内。

  夫人敲着丈夫的房门,没有回答,似乎人不在房内。这回她来敲哲夫的房门,这个也没

  有回答,似乎人也不在。

  「啊…怎幺回事,大家都没有反应,到底是睡死了,抑是出去了…一定是昨晚做得太累了…」夫人扭曲着眉毛,伸个懒腰,依旧穿着睡衣来到德田夫人的房前,敲着门。

  这里已经有回答了。

  「夫人,早安。」

  吉田夫人冷默的表情向对方道早安,德田夫人故意讨好的说:「早,抱歉…玩得太累了,所以睡过头了…」

  她边说…边已经换好衣物了。

  「昨晚太累了,我以为你还在睡,请慢慢休息…」「不…我太打扰了…我想先让我告辞…」

  「可是…昨晚那幺累…肚子不饿吗?」

  「不…昨晚一点也不累…哦…呵呵…」

  说完恭维话后,她看到德田未亡人的腰带,连送也不送,吉田夫人感到十分没有面子。

  「喂…德田怎幺啦?」

  「回去了,你真过份!居然和德田…畜牲!」

  夫人俨然变成嫉妒之魔鬼,她顺手抓着吉田的脸,拳打脚踢起来,接着是一阵呼咽声…夫人跪在吉田的脚底下。

  吉田冷默地往下看着。

  「喂…女怎幺啦?不在吗?我肚子饿了。」

  夫人抓住丈夫的脚,望着丈夫。

  「不在,像是你这种人…居然也和她有关系…真是令人气愤…她因为你,昨晚逃走了。」说完又哭起来了。

  「晚上逃走…有这种事吗?」

  吉田来到女的房间,果然不在,厨房、厕所都没人,也没有打包行李的迹象。鞋子也还在,吉田哈哈大笑点着头…边走到哲夫的房门前,敲一下门,没有反应,身体靠在门上撞几下,门没有坏,因此用铁敲打,终于破了。他看到屋内的情形,吓呆了。

  原来是床上的年轻男女重叠在一起的景像。女人在上面,露出浑圆的大臀部,男人在下面,两手紧紧地抱住女人的颈部,口中吐出黑血,空虚苍白着脸,已经断气了,血液濡湿了床罩。

  瞬间,他的后头部,被钝器沖击后,倒卧在地。

  原来,夫人手握铁,像亡灵那样,一副冰冷的表情,双眼喷火般,凝视着丈夫的后头部。她丢掉铁,从破门中确定哲夫和千代已经死了之后,她发出恐怖的笑声。不知是疯了?还是受到严重刺激,她边走,边进入自己的房间,她趴在床上。

  之后,吉田宅成为鬼屋,没人敢买,变成废墟,直到今天那间房子还是存在着。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看妻子和儿子乱伦        被包养的妈妈       我和不穿内衣裤的小姨子        女友的淫逼被人插       人妻的味道
表哥来借宿,我干他新娘        绑架强姦妈妈        母乳的滋味就是不一样        英语老师的洞房花烛夜
大嫂丰满的穴穴      

        上一篇: only-secretories-Sandra-1 [17P]         下一篇: only-secretories-Carole-1 [23P]


丰满肥胖的日本肥婆-暖暖视频在线观看日本-农村丰满肥熟老妇女-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2019-欧美女人与狗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